首页 >育儿

阿里陷增长窘境压制京东或成头等大事

2019-05-15 02:02:36 | 来源: 育儿

日前,阿里股价正在持续大跌,目前市值1629亿美元,相比点市值(超过2600亿美元)几乎蒸发接近1000亿美元,这影响到投资者态度。据彭博汇编公然文件中的数据,截至6月末,对冲基金持有的京东股份从去年第三季度的1.2%提高至18%;这段时间,他们减持阿里股份超过三分之一至3.1%左右。据彭博汇编的数据,分析师去年9月预计阿里巴巴在截至3月底的2016财年营收将增长33%,如今这一预测已被下调至29%。对冲基金减持阿里股份与分析师下调阿里营收预期意味着阿里堕入增长窘境。

阿里未来的隐患:没法遏制京东增长势头

数据显示,2014年阿里实现盈利2.3万亿元,较2013年增长近40%。这一范围是排名第三京东2600亿元GMV的8倍有余,是位居第五苏宁258亿元的近百倍。不仅如此,阿里在2014年实现盈利234亿元,同比增长170.6%,是为数不多实现盈利的电商,要撼动阿里在中国电商行业的几乎没有可能。但另一方面,阿里股价却在一直走低,日前股价下跌近40%。问题究竟出在什么地方?我们发现,事实上危机主要来自于资本市场的期待,资本市场的期待走低的关键点在于阿里未能有效压制市场老2乃至老三京东、甚至是唯品会的增长。

这一危机从阿里与京东的财报对比也可窥见一二。数据显示,今年季度,阿里基础电商业务增长已疲软,2015年季度,阿里GMV6001亿元,同比增长40%;同一时期,京东GMV仅为878亿元,但同比增速却有99%。京东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的商品交易总额同比增长89%,至人民币2020亿元,阿里同期交易总额同比增长37%至1.3万亿元。再看从全部体量来看,京东今年上半年交易总额总额不过是阿里的7分之一,但关键是两者的增速对比,一缓一疾,依照目前的势头与趋势来看,京东的增长无疑给了阿里压力。

而阿里从投资者方面感受到的压力依然是源于京东。彭博称:投资者认为京东具备通过其直接快递模式提供更高质量产品的能力,这将有助该公司维持较快的增长速度。尽管阿里巴巴的交易平台在中国电子商务市场凭仗总成交额依然占据主导地位,但今年京东的销售增长速度是阿里巴巴的两倍多,这使得两家公司的市场份额差距缩窄。所以,马云入股苏宁易购,寄希望打造成另外一个京东来确保阿里的想象空间。

压制京东才能确保阿里的价值与行业至高话语权

可以想见,阿里要说服投资者,必须告知投资者阿里的想象空间的上限在哪里?而阿里面临的问题是电商行业的整体放缓,中国电商整体已经从过去的高增长进入正常增长,根据艾瑞的数据,整体电商在过去几个季度的增长已下降到了20%左右的水平,其中络购物已出现趋势性放缓。电商趋势性放缓意味着市场份额与用户增长以及交易量的饱和。这说明,盘子就这么大,未来阿里的增长,则必须要从压制京东的增长入手,这样才能确保阿里的的价值与行业至高话语权。而阿里也并非没有在压制京东上付出努力,很早之前天猫推出天猫电器城主攻电子产品,攻打京东核心腹地,却未能有效压抑。根据2014年家电购分析报告显示,2014年京东商城家电业务占整体家电购市场的59.8%。

而日前,阿里宣布与苏宁达成战略合作,以283亿元人民币入股成为其第二大股东,与其线下门店及物流体系展开合作,无疑也是剑指京东。由于阿里与苏宁的合并,比较明显是,阿里要的则是苏宁的供应链管理与物流配送系统功能,而京东的核心优势也是销售电子产品与供应链管理与物流配送系统,阿里与苏宁的合作,可以驱动阿里深入到京东的优势环节,通过借助苏宁的强大的供应链管理能力来降低自身运营的本钱,把降本增效的空间让利给用户与品牌商,推动自身发展之余,也进一步遏制京东。

这一合作使得阿里与京东直接竞争态势的火药味更浓。阿里从供应链入手压制京东之余,另一方面则是从对品牌商方面的协议的限制性策略,根据公开报道显示,阿里巴巴今年迅速与160多家企业签署了合作协议,其中,至少有20%企业和零售商计划在天猫商城销售商品,包括Timberland(添柏岚) 和迪卡侬等。

天猫淘宝流量见顶 确保商家稳定性是阿里头等大事

但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天猫KA品牌商向阿里系外寻求新的渠道。比如优衣库在4月8日虽然声势浩大的入驻了京东,但在今年7月,优衣库却又宣布退出京东商城,宣称进驻京东商城不符合优衣库的电子商务战略。这一方面体现出阿里期望通过对品牌商承诺流量、交易量并以资源支持来留住大品牌,压抑京东的增长空间,一方面显示出,天猫的流量与用户增长逐渐触顶,致使品牌商的收益逐步降低,而如果这1局面不能得到有效地遏制,核心客户流失的方向可能会是京东甚至是唯品会等有着更大增长潜力的电商平台。

所以,阿里压制京东迟迟不能见效的缘由一方面在于品牌商是逐利而动,一方面在于京东的平台模式与阿里的差异化,有自身的核心腹地。首先我们知道,天猫脱胎于淘宝,阿里的平台模式是由超过800万的大小卖家构成,尤其是大卖家构成了阿里平台的中坚,严格来讲,阿里给予大卖家以流量与用户的支持,而品牌大卖家的稳定决定了平台的稳定,两者是共存共荣的关系,但阿里付出越多,自然对大卖家依赖越大,但大卖家是逐利而动的,而随着阿里的流量与用户增长堕入瓶颈,而店铺又在持续增长,这样一来商家就愈来愈难赚钱。卖家利润紧缩,多平台战略是大卖家利润化的出发点。如果阿里不能开拓新的流量资源支持并确保大卖家的利润,核心客户的不稳定则是阿里的隐性危机之一。

平台模式决定双方的优势均是对方的软肋

另一方面是平台模式。在2015年年初,马还曾断言:京东将来会成为悲剧,不是我比他强,而是方向性的问题。并表示:千万不要去碰京东。别到时候自己死了赖上我们。但阿里自然选择性的疏忽了,京东供应链的自营模式与自建物流的重资产模式,却恰是阿里难以压抑京东的重要缘由。

众所周知,京东体量小,其模式与阿里的模式则是相反的,阿里是平台模式,自己搭建平台,让商家与卖家对接,自己不卖货不采购不自营,主要提供支付、流量引导等服务,这种轻资产模式导致线下掌控过轻。而京东是直营模式,京东本身靠卖货赚差价起家,京东商城的做法依然是需要不断的铺货,加大供应链和人工成本,销售总额上去了,利润微薄,搭建平台之外,还负责采购与直营,自己作为商家与消费者直接进行交易,亚马逊、苏宁也都是这类模式,但负面效应是本身资产、人员范围较大,管理难度较高,成本巨大。但也因为如此,京东避开了与阿里的同质化的竞争格局,这是阿里未能有效压制京东的重要原因。

马云曾经表示:京东的模式是,中国十年以后,每天将有3亿个包裹,你得聘请100万人。 京东的直销自营与自建物流的模式某种可能性确切是如马云所言:会拖垮京东。在马云的质疑之外,此前 JCapital也发布看空报告,质疑京东并不是一家真正的电商,而是一家分销商,指出京东平台上30%至50%的商品售往了线下分销商,而不是终端消费者。当时这种做空致使京东股价迅速下跌,但随后随着京东发布否认相干质疑的回应,其股价又开始反弹。这某种程度也反映出京东的模式面临着资金链、分销渠道管理,产品品控等各种难题。

但京东的重模式同时却也确保本身的一公里不被阿里掣肘。因为未来电商的流量增长,一个是海外市场,一个是农村市场。在县级电商与乡镇快递不发达的地方的话,仓储显得尤其重要,前面说到,马云要压抑京东,一个是从快递入手,一个是从商家入手,比如马云一旦让商家与合作的快递方只能在京东与阿里之间二选一,那末第三方快速与商家必然选择阿里。但由于京东自营商品与仓储物流的模式,使得阿里均无法做到的压制。京东的重模式却相对了确保自身在货物供应链与快递仓储方面的周转不受掣肘。京东自建物流体系,是优势也是短板,阿里一直在做的菜鸟物流,外包第三方物流在效率和服务质量上都得不到保证,目前,苏宁物流具有452万平方米仓储面积,8个全国航空枢纽、49个区域物流中心。所以苏宁物流一旦接入菜鸟体系,将分担家电业务配送服务。而自建物流模式的京东其模式线下太重,拖慢了其发展进程。

压抑京东:阿里未来才有想象空间

阿里遏制京东的另一重意义在于,互联巨头必须要在本身的核心领域做到一家独大,遏制住竞争对手的发展空间,才能确保自身的盘子持续扩大,才有进一步的想象空间。从国外来看,谷歌与Facebook、亚马逊分别在搜索、社交与电商领域一家独大,在国内,百度与腾讯事实上也均做到了在搜索与社交这类关系到本身核心领域的业务几乎没有老二什么事。去年360表示要做搜索,但现在我们看到缺乏搜索技术积淀的360在高调切入搜索扬言挑战百度以后没多久就没了声响,而此前易易信与阿里来往高调挑战,表示要火烧南极,也基本是扑腾两下就没了声息。守住核心业务确保一家独大意味着能够在整个市场握有话语权与行业资源,由此形成的整个市场新增的用户与机会窗口均围绕自身的核心盈利池运转。但如果在自身核心业务之外,接连不断冒出新的强有力的竞争者,那意味着未来市场格局变动的隐患。这种隐患,极大左右到资本市场对巨头模式的态度。

在去年的世界互联大会上,阿里曾经扬言,阿里玩的是平台模式,是帮助他人做电子商务的,目的是要培养更多的京东。但阿里忘了互联竞争在模式之争以外,本质是用户之争,阿里的品牌商的尾货甚至小卖家赝品都有可能流向京东、唯品会,一方面可能导致这些平台产生品控质量等问题,但另一方面则是它们的交易总额提升,意味着本来属于阿里的用户流向了京东,商家也是随用户而动,所以我们看到优衣库等品牌商开始找寻京东与唯品会等平台进行多元化发展布局。对商家来说,多个渠道多条出路。阿里与京东虽然模式不同,但总用户是恒定的,阿里曾说自身的平台模式就是要培养更多的京东,但很明显,更多的京东只会蚕食更多的用户,一旦这种用户流动加速,就会对平台模式造成威胁。

目前来看,阿里股价下跌与中国经济大环境相干,随着中国经济增速降至25年来水平,而中国股市狂跌也动摇了全球投资者的信心,加上国内一二线的大中城市电子商务市场已经趋向饱和,阿里过去四个季度有两季的营收不及分析师预测。阿里巴巴IPO的时候,投资者过于看高阿里的增长前景,导致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彭博报道指出:投资者本来预期增长会提速,然而在随后几个季度,增长脚步却放慢了。但说到低,要重新取悦投资者,阿里必须重新彰显自身在中国市场的价值。目前阿里的问题更在于在移动互联时代缺少大的创新,只能依赖不断收购投资来为市值增长造势,而老二老三在接连崛起,不断蚕食本属于阿里的市场空间。阿里未来的机会与危机都取决于其能否有效压制京东的增长,阻断用户与商家甚至投资者的流失。通过各种市场手段压制京东的增速或将成为阿里未来的重要战略,唯有如此才能确保满足投资者寄托于自身的想象空间与期望。

妇科千金片治疗盆腔炎吗
产后恶露不净有什么危害
白带增多是怎么回事

猜你喜欢